独行城

在宿舍里看见这么一幕:

德丽莎:“布洛妮娅酱!”

布洛妮娅:“德丽莎酱!”

德丽莎:“我好久没去海边玩了~”

“一起去海边吧!”

布洛妮娅:(欲言又止)“…好。”

瞬间脑补一出年度情感大戏。德丽莎是不知道布洛妮娅以前和希儿的看海的约定的但是布洛妮娅自己清楚,然后答应了德丽莎去海边…

…不造为啥想象出后宫王布洛妮娅在希儿从量子之海回来之后左手一个希儿右手一个德丽莎一起去海边…住脑,这么可怕的想法自己吃就好了。

三角恋(?)不可取,都是孩子,不对未成年人下手.jpg

[无量塔姬子中心]NightGlow

三刷动画后的极限短打。很意识流,希望大家谅解,我永远爱姬子老师。


她已经在吧台旁边坐了很久了,指尖漫不经心地抚摸着玻璃杯,却没有丝毫拿起来的意思。

多久了呢?我也不知道。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所有钟表都成为了废品。我只知道她看起来很年轻,看着玻璃杯的眼神,却像已经经过了沧海桑田。她的红发散开流泻在肩头,颜色鲜艳得像是她手里那杯酒的模样,像是鲜血。

我终于忍不住过去和她搭话:“恕我冒昧,但是…为什么点了酒却不喝呢?”

她像是被从自己的沉思里惊醒,抬起头望向我,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片刻后便重新回到清明:“…以前忙的时候,做梦都想好好喝一顿,醉了,睡一觉,醒过来就神清气爽。但是现在…”

她苦笑了一声。“...

结果还是想写意识闭锁的故事。不管多不开心多难受都是故事能让我开心起来,自己写出来的故事,自己参与的故事更是如此。但是一直总觉得这样太…矫情?写自己的故事还写得很棒的话,总会有自私自利的感觉吧。

但是没办法啊就是想写,不要面子了,靠。

那么就小小预告一下…Zarthustra和Ryan的AIAD-CN故事,总得在今年结束之前写完一个。

(而且最好是写完意识闭锁的那个

Nya Nya Nya!

是粮食向,没有明显的百合倾向。我永远喜欢布洛妮娅。
来源是宿舍彩蛋里德丽莎和布洛妮娅称呼对方一直加上ちゃん的后缀…太可爱了。

布洛妮娅+德丽莎。

以下。

“布洛妮娅酱。”
不用回头,布洛妮娅·扎伊切克也能听出来这是谁的声音,甚至仅从最后那个软糯的后缀上她也知道,这是她的学园长,德丽莎·阿波卡利斯…理论上,对于年长了自己一倍不止的人应该称呼其为女士,但这个理论显然不适用于比布洛妮娅还矮了几厘米的德丽莎。
她在心底默默抹掉那个称呼,手从键盘上挪开,回过头:“德丽莎酱。”
她注意到学园长手里拿着的东西。那东西她很熟悉,便携式游戏机吼姆纪念款,她买了三台,一台自己使用,一台收...

悄悄地推个自己的文

是Reality.exe,涉及到AIAD的原创作品,链接扔评论了。
(当然现在中分首页似乎也能看见)

“风吹过铃铛会发出疑似嘤嘤嘤的声音”

我永远爱她,她太可爱了,她是世界的珍宝

我 来 复 健 了

屏蔽了
真的烦
烦死了

Giants

2018.5.28
九天之后的现在我拿到了准考证知道了自己的考场,匆忙搬着所有辅导书和卷子准备彻底搬离学校。
十天之后的现在我从数学考场里出来,一时间再也不想看见任何和数学有关的东西,大喊着“不要和我对答案”,可能还在哭,哭着哭着就不哭了,收拾收拾准备理综考试。
十一天之后的现在我和班里的同学们拥抱,和老师(甚至是我看不顺眼的老师)一个个告别,虽然知道我们还会在查询分数时再见;有可能会开始准备口语考试,翻看自己所有看过的公开课,努力用忙碌忘记自己做错了多少题。
我会拿出手机在空间、在LOF发消息,我说“终于考完了”,一边好奇谁看见了会暗自嘀咕“又一个小笨蛋以为自己脱离了苦海,日子还长着呢”。
我会找个舒...

下一页
©独行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