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城

Ryan SQuirrel,写东西,正在学透视画法,根本算不上翻译,校对还差不多。

我是谁?
我是这个博客的博主。虽然这个叫法有点老套了,不过我想还是适宜的。
那么这个博客的博主是谁?
我被自己问得有些怔住,脑子里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是谁?我可以确定是一个人类,这是不必怀疑的。我可以确定是一名女性,这也不必怀疑。
而后呢?
…想不出来。
算了,换一个角度。不如想想,这个博客的博主,以下简称博主,写过什么,做过什么?
她写过近乎无病呻吟的东西。她写过自己用了心,却也说不上好看的故事。
她写过repo,尽管极其简陋,没有飞扬的文笔与优美的辞藻。
她写过同人,写过生贺,写过粮食向,写过CP文。
她还写过陷入不知所谓的感情时的东西,只写给一个人看,也只有一个人能看懂。那就像是某种公开的密文,密钥只掌握在一个人手里,而后那个人又将它随手丢在角落中不再去看。
她还画过现在看来相当简陋的示意图,那时昏黄的光照在纸张上,浸入故事的世界给了她莫大慰藉。
某天她觉得自己失去了一切,空空荡荡近乎行尸走肉。她放在键盘上的手指打出的字符不再连贯,就连手写的字迹都不再工整。她抿着嘴唇一篇一篇删掉所有博文,从后往前,偶尔感慨一句自己还写过这个,真是中二没过。
那个时候的她还不会正确使用标点符号,这个时候的她语法也还不通顺。
那个时候的她还在使用电脑,分享自己喜欢的曲子,思绪万千写不出来只是空白。这个时候的她发现LOFTER有了新功能可以用手机端分享音乐,想了半天却也想不出合适的曲子概括自己的感受。
她的喜欢破了4000,关注里成片她一直仰望着点小红心小蓝手的创作者,也有互相关注了的朋友,也有的是她小心翼翼地评论了,却得到超出期望的回复的人。她向往他们的样子。
而后她看到了自己的故事。自己凭着一时兴起打出自己都没想到过的故事,那一种热情促使着她改了又改,最后犹豫再三将其发上了博客。她不时刷新页面看浏览次数,消息上冒出小红点就带着期待的心却又自我安慰地想不会是评论或者喜欢或者推荐的,而后果然不是。虽然之前也这么想了,不过果然还是失望啊。再次冒出小红点时重复之前的心理活动,但这次是惊喜。她激动万分地再三确认,再点进自己的博客欣赏,带着偷吃食物的窃喜和不能声张的得意。
她盯着故事的标题,又滑下去看完全文,最终点了删除。
“确认删除?删除后将无法找回记录”
“取消/确认”
她点了确认。
有了第一次,接下去就顺利很多。她一篇一篇删掉,直到最后一篇。
删完这一篇,她的博客就空空荡荡了。
像拆迁之前,被人搬空了家具的家。
我坐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四周尘土飞扬,夕阳的光透过窗户洒在我脚边。
那个时候我想哭出来,可是没有。我听到外面有人叫我,于是我走出去,最后看了一眼我的房间,我生活了那么久的地方,而后再不回头。
她点了删除。

我仿佛看得到过去的我。我看见她的一切,她笑得开心,或者用被子捂住脸哭泣,而后忽然坐起来,拽过键盘打下一串字,又咬着嘴唇删掉。
我就站在她旁边。我想抱抱她,她却抬起头看见我,放开键盘,看着我。
她应该是也想抱住我的。可是她伸出手,穿过了我的身体,而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对彼此来说,我们都是幻影。

我在凌晨点开文件管理反复搜索,确认了自己没有留下半篇备份。
之前的所有都随着数据的粉碎,消失在了时间的码头。
已经起航了就不能再回头,过去也没有一点办法找回。即使我是多么拼了命地想要回到过去,它也不容许我有半分机会。

“真是狼狈啊,你现在。”
“谁说不是呢。”





那么,还愿意给我个机会吗?
回到过去不可能了…还愿意让我再次起航吗?



没有回答。她早就死在了某个夜晚,我又能向谁祈求回答呢。
不过我宁愿相信,过去的我愿意给现在的我这样一个机会。
一个再次回到这里的机会。
她说:“别管别人怎么看。做你想做的。别再折磨自己放纵自己,记住你是谁。”
我是谁?
我是这个博客的博主。

 
评论(3)
热度(4)
©独行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