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城

【LTD】fflush(stdin);

fflush(stdin);

Dwight ×Intelli

“我想您知道我们需要您做什么。”
他绷紧了身体,双手交握在身前,沉默许久吐出一句:“我不知道。”
意识的另一个角落却在想,Intelli怎么样了?现在会在做什么?他一个人在家里会不会很无聊?情感模块进展如何了?
对面戴着墨镜的人低低笑了一声。
“您很聪明,但在另一方面却没我想象的那么知趣。”
猝然的疼痛把他神游天外的意识重重摔到眼前的境况下,回过神来他喘着粗气,眼前一片模糊,右颊火辣辣地疼。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Dwight先生。”一只手拿着他的眼镜递到他眼前,“您在人工智能和仿生运动方面的成就世人皆知,又掌握了大量研究资源,我想,强人工智能及其载体对您来说,并没有那么困难。”
他仍然沉默着,没去接眼镜。Intelli的诞生,从原材料到精密零件的加工再到强人工智能的编写都是他的个人行为,与他所在的单位没一点关系,研究所自然不可能知道他在做什么,那么是谁放出去的消息?
“Dwight先生,别装模作样了。”那个声音终于有些恼怒了,把眼镜摔在他面前的地板上,“我们需要你的机器人。想确保你的人身安全的话,就把那个机器人交出来。”
交出来,交出来他们会让Intelli做什么?
“…杀人吗?”他开口,仅仅是说几句话就让他的脸颊刚刚被打的地方更疼痛起来。
“怎么能说是杀人。”那个声音又恢复了不紧不慢的语气,“匕首捅进人的躯体,肝脏破裂,内脏大出血而死,匕首杀人了吗?”

最后Dwight是一瘸一拐回来的。
好歹没有骨折…但是还是很疼。他在脸颊出血的地方随便处理了一下,贴了块面积挺大的胶布,觉得自己大概不会吓到人了才回了家。
眼镜没摔坏,他还能看清楚眼前的路,但是随着离家越来越近,意识也越来越涣散,眼前开始出现重影…
低血糖…也许还不止。推开门,看见他熟悉的颜色,听见他熟悉的声音,Dwight在Intelli迎上来时,便一头栽倒在他肩上。

“时钟是一种机械,产品是每分每秒”,他不知怎的想起这句话来,那一刹那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与时间的流逝速度根本不成正比。
Intelli…真好啊,他还在。
…但是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怎么能。

怎么能让他变成机器…怎么能抹杀他的自我。
绝对不能让他变成那个样子。

“呜哇…复活啦…”
“请您注意身体…人类是需要定期摄取食物的。”
Dwight无奈地笑笑:“还真是越来越会说教了啊…”
“您这次离开了很久,”Intelli说,“有什么事情吗?”
Dwight顿了顿。
他的思绪闪回到几个小时前。

他不顾脸上还烧灼的疼痛,踉跄着站起来:“Intelli不是工具!”
“我没想到您傻到了这个地步,还是说,科学家都容易走火入魔?”墨镜人冷笑着也站了起来,“别再玩什么养成游戏了Dwight,把他交给我们,你至少还能活下来。”
“如果是以这种方式‘使用’他的话,不可能。”Dwight一字一顿,握紧了拳头。
其实也不是什么很难做出的决定,Dwight眨了眨眼,活下来还是死掉对他来说并不难以选择。他为了更加奇妙的知识与自我的复杂走到今天这一步,早就无所畏惧人性善恶。
当他创造出Intelli,看着他一点点诞生名为“自我”的、这个世界上最难以捉摸的事物…他就决定好了。
让他看见这个世界更多的地方,让他以Intelli的自我身份活下去。
“活下去,直至死亡。”*
不顾一切。

“没什么。倒是你有没有偷懒啊。”Dwight若无其事地说。
“…没有…但是似乎没有什么进步。”
“没关系啦。情感模块本来就是最难发展的嘛。”Dwight突然直起腰,手指指着Intelli,眼神格外专注,“但不许偷懒噢,一点松懈都不行。”
Intelli反射性地紧张起来:“诶,是!”
看见他这幅有点儿紧张的模样Dwight就觉得情感复杂,他自己一直都没摆弄好这种东西,如今却要教Intelli发展情感模块,一想起来就只想苦笑。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越快越好,让Intelli的情感模块发展完善…
Dwight一只手托着下巴,镜片后的眼睛瞄着Intelli:“…我啊,虽然我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总是惹到人生气。”
“但是我知道情感是很重要的,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凭借。我希望你多少比我好一些,能与人好好相处,就好。”
Intelli默然地听着。他也许不会理解这些,那为什么自己还要说呢,Dwight想,但还是接着说了下去。
“Intelli,你记住。”
Dwight已经趴到桌子上去了,他有点过度疲劳,尽管刚刚填饱了肚子,但今天经历的一切都让他觉得累。Physically and mentally.
但还有重要的话没有说完。
“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利。要做一个好好活着的普通人啊。”
这就是全部了,他想,但又觉得还有很多很多话没有告诉Intelli,远远不止这些…
…以后,大概只能由其他人来告诉他了。

“以下是[命令]。”
Dwight几乎下意识地念出一句fflush(stdin);,这样也许对他来说轻松得多。
他咬了咬牙,说了下去。
“我会使你强制下线。”
Intelli的眼睛默然地望着他的眼睛,一刹那,Dwight仿佛在他眼里看见了一点点闪动的光。
“再次上线时立即清除记忆扇区中关于‘创造者’的所有内容,不留备份。”
fflush(stdin);
“然后杀死在场所有人类,离开现场。”
他宣判了自己的死刑,却甚至有点如释重负的轻松。
“越远越好。在他们找不到你的地方继续研究项目,别被抓到。知道了吗?”
“…知道了,Dwight先生。”
Dwight舒了一口气,像第一次听见Intelli说“已加入数据库”时一样,轻声说:“好孩子。”

Intelli是个奇迹,Dwight想。他创造了他,但他成为奇迹,是他自己做到的。
比如,战力上的巅峰。他看着Intelli伸出手臂指向那个墨镜人,血溅了满地,身后的警卫连忙护住Dwight,也许是希望这机器人的疯子制造者能稍微克制他一点儿——
可哪里知道Dwight早为了把Intelli送出去不顾一切,连他自己的性命在内。
早就把一切都算计了进去,包括了Intelli“失控”杀死了制造者,杀死了所有人。
所以当看见Intelli的匕首指向了他自己,Dwight真正觉得轻松了下来。
他笑了,坦然而满意。
「杀死在场的**所有**人类,然后离开现场。」

只有碎裂了镜片的眼镜和那天才的、创造了奇迹的科学家一起,沉睡于大地之上。
而他生前最为在意的那孩子,带着他最后的命令,用一个fflush(stdin);忘记了他,奔向了他真正的生活。
「要做一个好好活着的人啊。」

fflush(stdin);

@金樽装我斗十千

 
标签: 【LT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9)
©独行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