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城

(笙律)真名实姓(1)

佐竹笙悟×式岛律,架空半科幻设定。
OOC预警。
如有观感不适请立刻告知我,我会删除本篇。

设定可能有点难以接受。
名字取自某本科幻小说。

----
“请进。”
门向两边滑开,佐竹笙悟走进来。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抬起脸——他看起来格外年轻,尤其是有着他这样一个职位。
“请别觉得我太年轻。”年轻人抢在他之前开口,“能力并不是与年龄成正比的。”
佐竹笙悟抬眉。
“那么我期待你的能力。”他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抱臂看着年轻人,丝毫没有自我介绍的意思。
年轻人耸了耸肩。他没看手边的终端,流利地背出一串信息:“佐竹笙悟。三十岁,生理性别男性。在火流星事件中遭受思维侵袭,患有原因不明的闪回征。”
他右手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症状已经严重到了思维混乱的地步。”
“医生说话可不会这么不严谨吧。”
“我不是科班出身的医师,先生。”年轻人指了指办公桌上的牌子,“我是计算机专业的。”
“我越来越质疑我能否得到有效的治疗了。”
年轻人露出一个微笑。
“这您大可放心。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式岛律,您接下来的治疗师。我的专业方向是意识引导,或者用现在通俗的称呼,VR治疗,尽管这两者概念略有差别。”
“我只知道我的…朋友,”佐竹笙悟想起那几位平时的言行,尽力没说出损友二字来,“推荐我来你这里。过去的三年我已经试过太多疗法了,产生抗性了也没准。”
“这可不是注射疫苗,先生。”式岛律轻轻摇头,“您的闪回征是心因性的,物理疗法未必能完全治疗。”
“我听过无数次这种说法了。你怎么就有把握?”佐竹笙悟倾身向前盯着式岛律的眼睛。
他不信任这个人。他已经见过太多人自信满满,又在他持续的幻觉的闪回的记忆面前败下阵来的人了。有的人对这样罕见的顽固病症满怀兴趣,有的人只是想从这个病急乱投医的病人身上捞一笔。即使是守田鸣子这个关键时刻还是靠谱的家伙推荐,他也没办法放下万分之一的戒心。
或者说从经历了那场事故起,他就再也无法对任何人放下戒心。
但是式岛律的眼睛闪了闪。不是说谎的人逃避的躲闪,而是另一种情绪,另一种…另一种佐竹笙悟无法言明的情绪。他清清楚楚,却又带着压低了的声音说:“请相信我。”
声线中满溢着近乎痛楚的情绪。但下一刻他就又端正坐姿,刚刚的情绪溢出似乎只是幻觉,他挥手在佐竹笙悟身后升起全息投影的视窗:“这是您的治疗方案。请过目。”

佐竹笙悟其实已经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了。火流星事故,百科如此记载,是牵连了两千万人的意识崩溃事故。大部分人幸运地恢复了正常,小部分人经历了短暂的后遗症,极少数人落下长期的心理疾病,有人因此发疯,自杀。
他是那极少数人之一。
闪回困扰着他,将原本就破碎的记忆搅成色彩斑斓的洪流,只待他稍稍松懈就将他包围。他没办法正常工作正常生活,在寂静无人的地方,耳边也仿佛有不会断绝的低语,他想听清楚是什么,却又在他接近的一瞬间远离他,徒留他在不知自己的过去不知自己的未来的空白中茫然无措。
他自己找过治疗师,却没有明显的起色,直到筱原美笛最先发现他的异常,随后守田鸣子、柏叶琴乃开始以各种方式帮他寻找可能存在的治疗方法,三年来却仍旧没有一点起色。
这一次守田鸣子告诉他可以尝试最近投入了临床使用的VR疗法,还说特意联系了业内有名的治疗师,他还记得长高了也仍然显得娇小的对方把终端拍在他面前:“不管你答应不答应必须去!抗拒治疗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筱原美笛在一旁笑着安抚显得气势汹汹的守田鸣子,说:“还是试一试吧。”
于是佐竹笙悟就答应了。朋友的建议,他其实一直不知道怎么拒绝。
他们是他在游戏里就认识的朋友,在同一个游戏社团,又因为各种巧合,遇到了各种事件,最终在线下相识,从此成了至交。职业不同年龄不同,但是彼此依靠的意识却不会变。
只是他总觉得,现在这个社团还缺了点什么。也许是缺了一个人,但每当他问起这件事,其他人都是欲言又止,遮遮掩掩。
“…不是不想告诉你啦,是…总之以后你会知道的。”
“别拿哄小孩子的语气来哄我。”
“这么说吧。”神乐铃奈下定了决心似的,“这个人和你那些损坏的记忆有关。慢慢来好吗?我们…我们不想用你现在根本想不起来的事情…”
她没再说下去。佐竹笙悟也不再问。

“感觉怎么样?”
“每周三次,有好转就降到每周一次,先持续两个月,看情况。”
“我是说对方感觉怎么样啦。”
“别说得和相亲一样。”
守田鸣子发来一个不屑的表情。“对你来说挑治疗师比挑交往对象还困难…”
佐竹笙悟把手放在键盘上。刚要敲下去,他的手指僵在半空。
那个低语声又出现了。这一次意外地清晰:“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眼前的键盘变成了…变成了书本。不是他的。他帮人拿着…帮谁?
…一边的手臂成了长枪。枪管漆黑,枪口发出蓝光——
“今天还要通宵吗?”
“是啊,有个限时任务。”
“组队吧,一起。”
一起——一起——一——
记忆成为破碎的玻璃片,尖锐的边角扎进他的血肉,他的脑袋重重撞在桌子上,他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迫切地渴求完整的过去的念头驱使着他拼命回忆,得到的却只是拼合不出来图案的残缺拼图。
“——笙悟——佐竹笙悟?!!你还好吗!”
尖锐的女声在耳边炸开,将他拉回现实。守田鸣子强制接入的通话线路中她急切地询问他是否清醒,怕他迷失在闪回中。
“…没事。”佐竹笙悟挤出一句。
“没事个鬼啦!你自己看窗口!”
他抬起头。因为手感熟悉他仍然在使用机械键盘而非更为常见的投影键盘,于是对话框里满是他的脑袋敲在键盘上打出的乱码,不知道怎么还发了出去,守田鸣子应该就是看见这个才觉得他可能是闪回了。
“真是没办法说你了…明天立刻去接受治疗!要提高频率吗我帮你联系!”
“不,这倒不必。”佐竹笙悟赶紧阻止她,“这样就可以。”
“你的闪回越来越频繁了。”守田鸣子叹气,“我记得半年前还是一天一次?现在呢?几次了?”
佐竹笙悟没有回答。守田鸣子似乎也不需要回答,说:“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为什么一定要想起来呢?”
“…我只是觉得必须想起来。”
忘记了重要的东西。非常重要,因此潜意识拼命叫嚣着让他想起来,即使疼痛也要想起来。自我保护的本能却抗拒着这样的冲动,于是尖锐的碰撞产生疼痛,产生幻觉。
守田鸣子也不说话了。长久的只有呼吸声的寂静后她说:“还记得当时我们一起玩的那个游戏吗?”
“知道。卡利古拉。最后不是因为火流星被关闭服务器了吗。”
“我从业内拿到一点消息,它可能要重新开放了。或者至少是放出当时的部分数据,那样一个全民游戏总会留下点有价值的东西。”
“能帮我找到当时我们的数据吗?”佐竹笙悟不假思索地说。说完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也许守田鸣子仅仅把这理解成为他对当时的怀念,他希望如此。
而不是——而不是记忆突然找到一块拼图,拼合时清脆的响声。
似乎如她所愿,守田鸣子说:“我试试…不过他们封锁得也挺严密的,我尽量吧。”
“但是,那个时代还真是令人怀念啊。”
她扔下一句不明意味的感慨,切断了通话。

--TBC--
怎么才写了这么一点儿啊看见字数简直怀疑人生…

没错又是我…我开了两个坑…填上简直有生之年…大概要考完才能填完…

注意,里面关于闪回症和意识引导疗法都是我编的,不用去查,查了也和这个不是一个东西。

大家可能不太明白的设定我努力解释一下:这个时代是有了全息网游和意识上传网络这两个东西的。
…靠喔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因为这个paro和我自己的原创设定有点关系所以orz…

这次不会忘记了:
欢迎加入笙律催婚小队,群号码:450732160

 
标签: caligula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23)
©独行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