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城

Nya Nya Nya!

是粮食向,没有明显的百合倾向。我永远喜欢布洛妮娅。
来源是宿舍彩蛋里德丽莎和布洛妮娅称呼对方一直加上ちゃん的后缀…太可爱了。

布洛妮娅+德丽莎。

以下。

“布洛妮娅酱。”
不用回头,布洛妮娅·扎伊切克也能听出来这是谁的声音,甚至仅从最后那个软糯的后缀上她也知道,这是她的学园长,德丽莎·阿波卡利斯…理论上,对于年长了自己一倍不止的人应该称呼其为女士,但这个理论显然不适用于比布洛妮娅还矮了几厘米的德丽莎。
她在心底默默抹掉那个称呼,手从键盘上挪开,回过头:“德丽莎酱。”
她注意到学园长手里拿着的东西。那东西她很熟悉,便携式游戏机吼姆纪念款,她买了三台,一台自己使用,一台收藏,而最后一台…最后一台用来“传教”,作为吼姆同好会的忠实成员,德丽莎自然有资格得到这样一份礼物。
她也显然非常喜欢这份礼物,喜欢到放下了终日翻阅的限量版漫画书转而对吼姆相关的游戏感兴趣,经常拉着布洛妮娅切磋。切磋,这个词是班长符华说的,而她在与“合金装备布狼牙”——也就是布洛妮娅本人进行游戏对战前,一定会做一个手势,说:“女武神符华,请多指教。”
东方国家她所不理解的繁复礼仪,但布洛妮娅并不厌烦。她喜欢认真的对手,比如屡败屡战的符华,比如…眼前同样屡败屡战的德丽莎。
这次学园长显然也是来下战书的。她一只手拿着游戏机,一只手高高举起指向布洛妮娅:“布洛妮娅!明天的海边烧烤,在吼姆幻想3rd上一决胜负吧!!!”
她十分熟悉的游戏,自然也十分擅长。布洛妮娅弯起嘴角:“好。布洛妮娅接受挑战。”
德丽莎显然松了一口气,轻快地走到她身边:“布洛妮娅在看什么?”
布洛妮娅一向对她没什么忌讳,或者说她对任何熟悉的人都没什么忌讳,屏幕上的东西想看就看,毕竟除了布洛妮娅之外,圣芙蕾雅学园是否还有第二个人能看懂她的屏幕,还是个问题。
这次也一样,德丽莎凑过来看了几眼就有点泄气地趴在电脑桌上,脑袋靠着布洛妮娅:“好吧,看不懂…”
这是K线,布洛妮娅想。但是她并没有开口说出一大段标准的解释,而是抬起另一只手,不太熟练地拍了拍德丽莎的头,换了另一种解释方法:“…这是琪亚娜的饥饿数值变化曲线。”
果然德丽莎一下子就听懂了:“原来如此!难怪起伏这么大…琪亚娜不管吃多少都会在下一个瞬间喊饿!”
“芽衣姐姐的料理,真的很好吃。”布洛妮娅说。这倒也不算为琪亚娜说话,毕竟布洛妮娅也一直能吃到芽衣的料理…
“是的呢…上次的奶油炖菜!”德丽莎点头赞同,“虽然鸡块被琪亚娜吃掉了一大半…”
“…琪亚娜大笨蛋。”布洛妮娅咕哝了一句。德丽莎露出狡黠的笑,语气无奈地说:“我这个侄女可真不让人省心…”
只有在说到琪亚娜的时候她身上会流露出一丝成熟得甚至有些沧桑的气息,然而这样的痕迹也是转瞬即逝,德丽莎举起游戏机挥了挥:“那么,明天下午!约好了!”
布洛妮娅点点头:“嗯。约好了。”
德丽莎又笑了笑,转身离开。她踩着轻快的步伐走出布洛妮娅的卧室门,走下楼梯…
一丝不好的预感闪过布洛妮娅的脑海,同时她的身体已经自主做出了反应,指示重装小兔前往门口引导学园长离开,那段楼梯是最近宿舍改造新加上的…
迟了。她听见清脆的一声响与一声几乎同时响起的痛呼。

浸满了酒精的棉球贴上破损的伤口,德丽莎暗暗吸了一口冷气——痛觉比她想象的要更为鲜明熟悉,整日的学园事务还没有钝化她对痛觉的感受,这让她多少有一丝庆幸——自己并没有失去战斗力。
尽管知道对于生来就是人形兵器的自己,失去战斗力什么的只能在死亡的时候完成,然而德丽莎仍然害怕着这样的可能性,害怕着失去这样的生存意义。因此她并不介意在管理工作之余执行一些任务,甚至是带领着A级女武神们执行外勤任务,战争,与崩坏的战争随时可能到来,大规模的崩坏爆发不过是时间问题。
“——德丽莎酱喜欢吃西瓜吗?”
她的思绪被布洛妮娅轻柔的声音拉回来,她转头就看见布洛妮娅坐在她旁边,摆弄着那个摔成零件的限量版游戏机——这让德丽莎又心痛了一番。且不说那是开售四分钟即告售罄的游戏机,更重要的是那是布洛妮娅送给她的…就这样弄坏了…
又一下抽痛。
布洛妮娅刚刚问什么?西瓜?德丽莎想了想回答道:“夏天当然是吃西瓜的季节啦!”
布洛妮娅看了她一眼。少女银灰色的眼眸中像是弥漫着曾经的伦敦那终年不散的雾,她们面前的重装小兔正在为德丽莎擦破的伤口用酒精棉球消毒,擦伤面积大然而好在没被游戏机的碎片切进去,没有深到足以导致破伤风的切口,只需要简单的处理即可正常活动。
她低下头继续摆弄那一堆零件,声音中仍然听不出太多情绪:“那,布洛妮娅给德丽莎做西瓜披萨吧。”
“西瓜披萨?”
德丽莎表示好奇。事实上她的确很喜欢西瓜,但显然没有到为之发狂的程度,真正能令她失去理智的大概只有与吼姆和幽灵相关的事物…不过西瓜和披萨?
她转念一想,西瓜的扇形确实与披萨很相似。布洛妮娅是要表演刀工吗?
“对,西瓜披萨。”布洛妮娅点点头,“明天的海滩烧烤,德丽莎就能吃到。”
消毒完成了。重装小兔收起消毒工具,布洛妮娅把拼好的游戏机递给德丽莎:“喏。”
“诶,它还能用吗?”德丽莎接过游戏机。限量版游戏机的质量显然十分值得信任,不可能是什么易碎的材料,外壳已经被布洛妮娅组装成了完整的模样。她好奇地按了按开机键,屏幕却没有照常亮起。
“…布洛妮娅很遗憾。”布洛妮娅低下了头,“抱歉。”
“…是我自己不小心把它摔坏的啦!”德丽莎咬着嘴唇,“布洛妮娅送的礼物…对不起…”
她用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游戏机的金属外壳,发出清脆的响声。忽然另一台游戏机出现在德丽莎的眼前,她吃了一惊——重装小兔递来一台崭新的游戏机。
“可以打游戏了。”布洛妮娅轻声说。

写不下去了就随便停住了,算是复健用的小段子吧。
最后,我永远喜欢布洛妮娅。

 
标签: 崩坏3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5)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独行城 转载了此文字
©独行城 | Powered by LOFTER